?
理論研究

理論聚焦

當前位置:首頁(yè) - 理論研究 - 理論聚焦

從“第二個(gè)結合”看中國式現代化的世界意義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0作者:王明進(jìn)來(lái)源:國家治理分享到:

西方文化孕育了西方現代化,但西方文化中的個(gè)人主義基因也導致了西方現代化成為貧富分化的現代化,是不可持續的現代化,是西方霸權的現代化。這種現代化導致廣大發(fā)展中國家成為被殖民和被征服的對象,并在獨立后長(cháng)期對西方處于依附地位,現代化進(jìn)程長(cháng)期受阻。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整體主義世界觀(guān)以及內斂、中庸、包容的文化品格,和西方文化相比具有鮮明的不同。中國共產(chǎn)黨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尤其是“第二個(gè)結合”,形成了社會(huì )主義新的文化形態(tài),走出了一條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保持了中國的民族特性,也能夠為全人類(lèi)的現代化作出貢獻。正如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我們追求的不是中國獨善其身的現代化,而是期待同廣大發(fā)展中國家在內的各國一道,共同實(shí)現現代化。世界現代化應該是和平發(fā)展的現代化,互利合作的現代化、共同繁榮的現代化?!?/p>

  資本主義現代化的西方文化基因及其困境

  資本主義生產(chǎn)關(guān)系在西方的確立,開(kāi)啟了人類(lèi)社會(huì )現代化的歷程。到目前為止大多數國家的現代化進(jìn)程,是資本主義主導的現代化。這種現代化遵循資本增殖的基本邏輯,在國際關(guān)系上遵循權力規則,在基本價(jià)值理念上遵從西方基本價(jià)值觀(guān),打上了深刻的西方文化烙印。馬克斯·韋伯在《世界經(jīng)濟常識》中把資本主義在西方的出現歸功于文化因素,認為西方世界具有資本主義精神這一內在動(dòng)力。保羅·肯尼迪在《大國的興衰》中也將近代以來(lái)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興起歸因于西方特有的文化基因。西方文化的一些特質(zhì),既成為推動(dòng)西方率先走向現代化的促進(jìn)因素,也成為當今世界產(chǎn)生各種全球治理問(wèn)題的根源。

  西方文化的個(gè)人主義底色及其文化特征

  個(gè)人主義傳統在西方文化中具有深厚的基礎?,F代西方文化與古希臘文化有深厚淵源,而古希臘政治的一大特點(diǎn)就是存在若干互不隸屬的城邦國家,這種狀態(tài)使古希臘各城邦產(chǎn)生了強烈的獨立意識。希臘文化屬于海洋文化,不論是出海捕魚(yú)還是從事海上貿易,都對個(gè)人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文藝復興時(shí)期人文主義對個(gè)性的解放則強化了西方文化中的個(gè)人主義因素。因此,在西方文化中,個(gè)人是中心,是目的,具有最高價(jià)值,而社會(huì )只是實(shí)現個(gè)人目的的手段,這種肯定、高揚、突出和強調自我的傾向使西方人在心靈深處將“自我”放大到極致,另一方面又使他們在價(jià)值上信奉“正義就是強者的利益”。

  這種強烈的個(gè)人主義底色,使西方文化具有三個(gè)突出的特點(diǎn)。

  一是外向性。不同于大陸文化,海洋文化是一種外向型進(jìn)取文化,人類(lèi)在與狂風(fēng)巨浪斗爭的過(guò)程中形成了冒險和進(jìn)取精神?;浇痰脑镎f(shuō)則又強化了這種外向型的文化性格?;浇痰脑镎f(shuō)把世界分為人的世界和神的世界,人由于原罪而不是一個(gè)自足的存在,而只有不斷地向外求索從外部汲取力量,才能夠由一個(gè)非自足的存在向一個(gè)自足的存在轉變。這種外向型文化性格體現在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上,就是對自然的征服,體現在國家與國家之間關(guān)系上,就是對其他國家的征服。

  二是競爭性。競爭性是西方文化中個(gè)人主義的合理延伸。把個(gè)人作為目的,必然意味著(zhù)個(gè)人需要通過(guò)競爭來(lái)實(shí)現個(gè)人的價(jià)值。這種對個(gè)人和競爭的強調,誕生了西方以提高競爭力為目的的高技術(shù)型文化,形成了一種對“力”的崇拜。這種對“力”的崇拜不僅體現在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中,也體現在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guān)系上。

  三是排他性。西方文化認識世界的方法是二分法的類(lèi)屬性思維方法,把物體視為分離的、獨立的實(shí)體,不同的實(shí)體具有不同的本質(zhì)屬性。這種認識世界的方法與西方一神教文化傳統結合起來(lái),則強化了西方文化的排他性。西方的一神教堅持人只能信仰一個(gè)神、一種宗教,其他宗教都是非法的,不被允許存在的。歐洲現代民族國家體系的誕生一定程度上是宗教沖突的結果。

  西方主導的資本主義現代化的缺陷和弊端

  西方文化中對個(gè)體價(jià)值的肯定,其外向性和競爭性因素所蘊含的探索精神,有利于資本主義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發(fā)展,而資本主義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確立則極大地解放了生產(chǎn)力,開(kāi)啟了人類(lèi)現代化進(jìn)程。但與此同時(shí),西方文化主導下的現代化存在的缺陷和弊端,給這個(gè)世界帶來(lái)了各種各樣的問(wèn)題。

  首先,資本主義現代化是貧富分化的現代化。在資本主義現代化過(guò)程中,資本增殖的邏輯導致了資本對社會(huì )的剝奪:資本主義現代化一方面使生產(chǎn)得以快速發(fā)展,另一方面作為社會(huì )物質(zhì)財富生產(chǎn)者的勞動(dòng)者則常常處于分配不公平狀態(tài)。西方文化中個(gè)人主義基因及其強烈的競爭意識,使其更容易接受優(yōu)勝劣汰的社會(huì )達爾文主義,更容易接受社會(huì )的兩極分化,而資本也就有意識地利用兩極分化來(lái)維護自己增殖的權益。盡管在工人階級的抗爭下一些國家建立了有利于工人的社會(huì )福利制度,確立了維護工人權益的立法,但對資本主義制度的修補并不能從根本上消除兩極分化。上世紀80年代以來(lái)西方國家貧富分化再次加劇,失意的民眾開(kāi)始擁抱民粹主義等極端思潮,貧富分化導致了政治上的極化,成為西方社會(huì )的不穩定因素。

  其次,西方文化的外向性導致西方現代化伴隨著(zhù)暴力擴張以及人與自然關(guān)系的失衡。資本增殖的需求導致其不斷尋求市場(chǎng)和原材料產(chǎn)地,這成為西方國家進(jìn)行海外殖民擴張的強大動(dòng)力,這種殖民擴張帶來(lái)血腥的戰爭,給廣大發(fā)展中國家帶來(lái)了深重的災難。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的爭奪最終引發(fā)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世界殖民體系的瓦解并沒(méi)有給發(fā)展中國家帶來(lái)真正的獨立,“新殖民主義”以更加隱蔽的形式在盤(pán)剝非西方世界。在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上,資本增殖的邏輯意味著(zhù)人對自然的索取是無(wú)限制的。資本對利潤的追求不斷刺激生產(chǎn)技術(shù)上的革新和生產(chǎn)規模的不斷擴大,而環(huán)境所承擔的壓力也就越來(lái)越大。環(huán)境退化、資源枯竭、土壤污染、氣候變化,等等,成為西方現代化的衍生品。20世紀70年代羅馬俱樂(lè )部發(fā)表了影響深遠的研究報告《增長(cháng)的極限》,詳細描繪了西方在現代化過(guò)程中面臨的種種問(wèn)題,對西方現代化的未來(lái)提出了疑問(wèn)。

  第三,西方文化中的個(gè)人主義基因強化了人與人之間的競爭。這種競爭在現代國家出現之后則體現為國與國之間競爭和沖突的加劇,并伴隨著(zhù)資本主義現代化全過(guò)程?,F代民族國家是戰爭的結果,現代世界體系在一連串的戰爭中形成,并不斷向歐洲之外的地區延伸。由于強調自我物質(zhì)占有和個(gè)人利益至上是西方文化的底色,國家之間的矛盾與沖突、征服與被征服成為國際關(guān)系的常態(tài)。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盡管世界上沒(méi)有發(fā)生大國之間的戰爭,但冷戰尤其是美蘇之間的核軍備競賽則把整個(gè)人類(lèi)帶入空前危險的境地。冷戰結束之后,美國為維持其霸權,時(shí)刻在全球尋找“敵人”,并在安全上追求“絕對安全”,從而把其他國家置于美國的先進(jìn)軍備和盟友體系的威懾之下。

  第四,資本的全球性擴張并沒(méi)有給整個(gè)人類(lèi)社會(huì )帶來(lái)現代化,資本主義現代化具有明顯的不均衡性和排他性。資本主義現代化是西方中心主義的現代化,它通過(guò)國際分工、國際機制建設和價(jià)值觀(guān)的推廣來(lái)維持其霸權地位,導致現在的全球財富分配格局仍然大致維持了一百年前的格局。西方以?xún)r(jià)值觀(guān)劃線(xiàn)區分“文明與野蠻”“民主與獨裁”,人權、自由、民主等詞匯成為干涉他國內政、打壓對手、維持霸權的手段。資本主義的全球擴張,現代世界體系的形成,使西方社會(huì )內部?jì)蓸O分化在國際上得以復制,發(fā)達國家組成的“中心國家”和廣大發(fā)展中國家組成的、為中心國家提供糧食和原材料的“外圍國家”存在嚴重的不平等?!罢袼罐r村從屬于城市一樣,它使未開(kāi)化和半開(kāi)化的國家從屬于文明的國家,使農民的民族從屬于資產(chǎn)階級的民族,使東方從屬于西方?!薄艾F代世界體系”理論提出者沃勒斯特把世界體系分成核心區、邊緣區和半邊緣區,認為核心區早期對邊緣區和半邊緣區進(jìn)行了殖民擴張和掠奪,后期則使非西方國家形成對其政治經(jīng)濟的依附關(guān)系。

  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能夠為世界現代化作出貢獻

  自西方的堅船利炮打開(kāi)中國的國門(mén)之后,對于中國來(lái)說(shuō),“現代化并不是一個(gè)單向的歷史過(guò)程,而是外部刺激與內部回應兩者結合的過(guò)程?!弊畛踔袊藢ΜF代化的追求是為了救亡圖存,而到發(fā)掘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獨特價(jià)值、實(shí)現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傳統優(yōu)秀文化相結合,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現代化道路,并認識到中華文化能夠為世界現代化作出貢獻,則經(jīng)歷了漫長(cháng)而曲折的過(guò)程。

  近代以來(lái)中國知識分子對西方文化和中國傳統文化的認識理解過(guò)程

  國門(mén)洞開(kāi)之后,國人就發(fā)現面對的是一場(chǎng)事關(guān)中華民族存亡的“三千年未有之變局”,保種、保教、保國、保民成為當務(wù)之急。對文明大國中國來(lái)說(shuō),西方的沖擊在傳統知識分子中所激起的回應首先是從文化上的回應開(kāi)始的。中國的知識分子最早提出的現代化口號“中學(xué)為體,西學(xué)為用”,也就是在堅守中國傳統文化的前提下用西方的技術(shù)、器物進(jìn)行修補。但洋務(wù)運動(dòng)和維新變法的失敗說(shuō)明,僅靠西學(xué)修補一下是遠遠不夠的。在列強環(huán)伺、國運不保的氛圍下,“中體西用”論日漸沒(méi)落,不少人開(kāi)始反思乃至否定自己的文化,激進(jìn)的革命派如孫中山等人提出了“種族革命”的思想,維新派思想家如梁?jiǎn)⒊矎谋7N的思想轉向從根本上改變國民素質(zhì)的“新民”理論,試圖從文化上對中國國民的“德性”進(jìn)行徹底改造。到“五四運動(dòng)”前后,一些人開(kāi)始提出“打倒孔家店”的主張,旗幟鮮明地主張接受近代西方文明來(lái)全盤(pán)否定中國的傳統文化,通過(guò)激進(jìn)的文化革命來(lái)徹底改造中國的舊文化。

  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和十月革命也給中國知識分子造成了很大的震動(dòng),在一些人主張西化的同時(shí),也有更多的人看到了西方文明帶來(lái)的很多問(wèn)題,看到了西方的信仰危機,對西方文化的看法也更加全面成熟。全盤(pán)西化或者西化論和著(zhù)愈寡,到1933年7月《申報月刊》刊出“中國現代化問(wèn)題號”的時(shí)候,在收集到的26篇文章中,僅有一篇文章是討論“全盤(pán)西化”的,此后,全盤(pán)西化論在中國思想界幾乎完全無(wú)人再提了。這至少說(shuō)明:在走現代化道路的問(wèn)題上,中國知識分子對西方文化有著(zhù)越來(lái)越清醒的認識。中國先進(jìn)知識分子盡管對中國傳統文化糟粕桎梏深?lèi)和唇^,但也意識到對傳統文化不能采取完全否定的態(tài)度,而要采取中國本位,甚至認為要以中國文化去救西方。曾經(jīng)的西化派學(xué)者梁?jiǎn)⒊鲝垺澳梦餮蟮奈拿鱽?lái)擴充我的文明,又拿我的文明去補助西洋的文明,叫他化合起來(lái)成一種新文明”。這種思想的轉變,無(wú)疑是建立在對西方文化批判性審視基礎上的。孫中山當時(shí)熱情歌頌“五四”新文化運動(dòng),但他畢竟多次游歷歐美,對西方文明的弊病洞若觀(guān)火,所以他一貫反對盲目抄襲西方,而主張把中國固有文明與近代西方新文明結合,才能使中國“駕乎歐美之上”。

  到20世紀30年代,中國人在探討救亡圖存的道路時(shí),便由東西方文化優(yōu)劣爭論,轉向了更加中性的“現代化問(wèn)題”,體現了中國本位,也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對中國文化的自信。馮友蘭說(shuō):“從前人常說(shuō)我們要西洋化,現在人常說(shuō)我們要近代化或現代化。這并不是專(zhuān)是名詞上改變,這表示近來(lái)人的一種見(jiàn)解上底改變。這表示,一般人已漸覺(jué)得以前所謂西洋文化之所以是優(yōu)越的,并不是因為它是西洋底,而是因為它是近代底或現代底。我們近百年之所以到處吃虧,并不是因為我們的文化是中國底,而是因為我們的文化是中古底?!?/p>

  中國傳統文化的世界觀(guān)、價(jià)值追求和思維模式

  那么,中國傳統文化有什么特殊之處呢?或許從與西方文化的對比中才能發(fā)現其價(jià)值。相對于西方文化的個(gè)人主義底色,以及外向性、競爭性和排他性的文化特征,中國文化則具有整體主義世界觀(guān)、尚中樂(lè )和的價(jià)值追求和關(guān)系性思維模式,形成了內斂、中庸、包容的文化性格。

  中國文化自遠古以來(lái)就形成了以“天”“道”一元為本的整體主義世界觀(guān)?!疤臁薄暗馈北徽J為是一個(gè)事物的兩個(gè)方面,一個(gè)是表象,一個(gè)是本真,兩者是不可分離的整體性存在。中國傳統文化認為宇宙、地球和人類(lèi)是一個(gè)自然存在的整體,把天地萬(wàn)物、大自然看成是一個(gè)無(wú)始無(wú)終、沒(méi)有起點(diǎn)也沒(méi)有終點(diǎn)、無(wú)時(shí)無(wú)刻不在變動(dòng)之中的和諧統一的過(guò)程。在處理人與自然、人與人的關(guān)系時(shí),中國古代哲人認為自然是一切之本,是最根本的存在方式。這種觀(guān)念追求的是人與整體、人與自然的融合。中國人在處理個(gè)人與他人關(guān)系的時(shí)候講究家族本位,在忠孝兩難全的時(shí)候要求忠君報國,在“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一個(gè)人修養目標上把“平天下”作為最高目標,在處理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guān)系上追求的是“協(xié)和萬(wàn)邦”,在人和自然的關(guān)系上追求的是“天人合一”的和諧關(guān)系。這與個(gè)人主義世界觀(guān)指導下個(gè)人對外界的無(wú)盡的索取有很大的區別。

  尚中樂(lè )和的價(jià)值追求主要體現在對中庸之道的堅持以及“和為貴”思想的認同。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儒家倡導的“中庸”不僅是一種思想方法,還是一種道德規范,對中國人的行為方式產(chǎn)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形成了一種中正平和的精神和寬厚包容的品格。而對中國文化產(chǎn)生重要影響的道家的中道觀(guān)更加具有消極退讓的觀(guān)點(diǎn),倡導的是“不爭之德”和 “柔弱之道”,主張“不以兵強天下”,主張避開(kāi)鋒芒仇怨,以善心對待一切,而對中華文化產(chǎn)生深遠影響的佛教倡導“圓融無(wú)礙”,更加強化了中庸精神。儒釋道共同涵養了中華文化的中正平和的精神和寬厚包容的品格,共同構成了中華文化消融社會(huì )矛盾、實(shí)現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基本價(jià)值取向。

  和西方非黑即白的類(lèi)屬性思維方式不同,中國傳統文化看重的是強調事物個(gè)體之間聯(lián)系的關(guān)系性思維模式。這種關(guān)系性思維方式認為行為體是關(guān)系中的行為體,世界萬(wàn)物存在諸多偶對,它們相互依賴(lài),相互補充,相互轉換,不是像西方文化所講的是一種矛盾對立、一方消滅另一方的關(guān)系,而是一種“共存邏輯”,如陰陽(yáng)、本末、體用、男女。這種思維方式主張的是一種互容性辯證法,事物之間以一種非沖突的方式互動(dòng),轉化為一個(gè)相互包容而非同質(zhì)的新合體。因此,“中國傳統思維方式具有重關(guān)系的特色?!边@種關(guān)系性思維方式強調的不是沖突、對抗,不是一方消滅另一方,而認為是一種共存關(guān)系,主張的是一種和諧的轉化。

  毋容置疑,中國傳統文化中也存在缺陷和糟粕,特別經(jīng)過(guò)兩千多年封建專(zhuān)制,實(shí)證科學(xué)和民主傳統的匱乏導致了社會(huì )發(fā)展長(cháng)期停滯。進(jìn)入近代以來(lái),中國社會(huì )面臨救亡圖存、革故鼎新的迫切需求,需要去除傳統文化中落后腐敗的東西,使中華民族進(jìn)入現代社會(huì )。中國社會(huì )精英從文化角度來(lái)思考如何保種、保國、保民,從中體西用、全盤(pán)西化、中西調和再到中華本位,乃至創(chuàng )造出“現代化”這一概念,體現了國人自我反思的深度,體現了國人對自身的文化由固守到否定,再到逐步肯定的過(guò)程。但是,作為封建主義掘墓人的資產(chǎn)階級在中國并沒(méi)有得到充分發(fā)展,不能領(lǐng)導近代中國的經(jīng)濟、社會(huì )和文化轉型。正是在這種情況下,馬克思主義傳播到中國,并立即得到中國先進(jìn)知識分子的歡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結合讓中國人對現代化的探索進(jìn)入了新階段。

  中國式現代化創(chuàng )造了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

  西方文化主導的現代化推動(dòng)了人類(lèi)社會(huì )的巨大進(jìn)步,但這種現代化迄今為止暴露的問(wèn)題也使人類(lèi)社會(huì )面臨貧富兩極分化、人與自然關(guān)系惡化、生產(chǎn)不可持續、國際體系不公平等嚴峻問(wèn)題。中國傳統文化所包含的整體主義世界觀(guān)、尚中樂(lè )和的價(jià)值追求和關(guān)系性思維方式及由此形成的中華文化內斂、中庸、包容的文化性格,對修正西方現代化的缺陷可能有一定幫助。但若認為中國式現代化就是中華傳統文化簡(jiǎn)單地取代西方文化或彌補其不足,則是片面的。

  中國式現代化需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進(jìn)行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

  中國具有兩千多年的封建社會(huì )發(fā)展史,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在封建專(zhuān)制制度之下發(fā)展、完善的,浸淫了社會(huì )的方方面面,塑造了國民心理和民族性格。雖然古代中國經(jīng)歷了頻繁的改朝換代,卻總是一個(gè)朝代替代另一個(gè)朝代,國家的經(jīng)濟結構、政治結構、文化結構總體上沒(méi)有發(fā)生根本性改變,在循環(huán)往復中發(fā)展趨于停滯。盡管中國文明開(kāi)化史要早于歐洲,進(jìn)入封建社會(huì )也早于歐洲,歷史上有著(zhù)燦爛的文化,在國家治理和處理與自然界、與其他國家關(guān)系方面有著(zhù)豐富的智慧,卻在近代落后于西方。清王朝的覆亡過(guò)程呈現出一種落后的社會(huì )形態(tài)在更加先進(jìn)的社會(huì )形態(tài)沖擊下的失敗,盡管上演過(guò)張勛復辟、袁世凱稱(chēng)帝等短暫的滑稽劇,但走向共和、接受先進(jìn)的文明形態(tài)已經(jīng)成為整個(gè)社會(huì )的共識。有關(guān)“中體西用”的言論在近代中國思想大辯論中越來(lái)越不受歡迎,因為大家認識到,固守中國傳統文化,只能是在同一社會(huì )形態(tài)(封建制度)下的變化,或許可以改朝換代,卻不能帶來(lái)社會(huì )的根本進(jìn)步,甚至導致落后倒退,匍匐在西方現代文明面前,成為西式現代化的附庸。

  中國社會(huì )的發(fā)展既然不能回歸傳統,不能在傳統封建制度上繼續循環(huán)往復,不能繼續沿著(zhù)儒家鋪就的道路前進(jìn),必須在社會(huì )形態(tài)上實(shí)現躍升,在實(shí)現社會(huì )形態(tài)的更替之后,在更高級的社會(huì )形態(tài)上完成現代化,實(shí)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馬克思主義對西方資本主義的批判,是對超越了封建專(zhuān)制文化的一種現代文明即資本主義文明的批判,是為了超越資本主義文明而展開(kāi)的批判,為人類(lèi)社會(huì )超越資本主義現代化指明了前進(jìn)的方向。馬克思主義作為革命性的批判理論,對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都進(jìn)行了徹底的批判,因此受到了欲對中國進(jìn)行社會(huì )變革同時(shí)又不滿(mǎn)西方文化的中國人的歡迎。

  從社會(huì )形態(tài)更替的角度,馬克思主義能夠指導中國人民超越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文化,實(shí)現對舊文化的超越,從而建立社會(huì )主義新文化。只有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繼承和發(fā)揚中國傳統優(yōu)秀文化,吸取西方先進(jìn)的優(yōu)秀文化,建立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才能使中華文化滾滾前流。保持中國傳統文化滾滾前流的機制,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正如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第二個(gè)結合’讓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成為現代的,讓經(jīng)由‘結合’而形成的新文化成為中國式現代化的文化形態(tài)?!?/p>

  “第二個(gè)結合”對世界現代化的貢獻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文化傳統的結合,即“第二個(gè)結合”,為中國實(shí)現現代化找到了自己獨特的道路,也為世界現代化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第二個(gè)結合”對世界現代化的首要貢獻在于它實(shí)現了社會(huì )形態(tài)上的跨越式轉型,實(shí)現了從封建專(zhuān)制文化到社會(huì )主義文化的飛躍,突破了現代化模式上的西方中心主義。長(cháng)期以來(lái),現代化被解讀為西方化,而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向全世界推廣的過(guò)程中,形成了所謂的“中心-邊緣”結構,造成了廣大發(fā)展中國家對西方發(fā)達國家的依附,西方發(fā)達國家的中心地位難以被撼動(dòng),形成了不平等、不公平的現代化格局,發(fā)展中國家的現代化陷入了死胡同。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結合,是在先進(jìn)理論指導下完成了社會(huì )形態(tài)的變革,同時(shí)又保持了民族特色,運用民族智慧完成了現代化的轉變,豐富了世界現代化的模式和路徑,為廣大發(fā)展中國家實(shí)現現代化提供了更多的選擇。

  中國整體主義世界觀(guān)所孕育出的“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社會(huì )理想,與馬克思主義解放全人類(lèi)、建設共產(chǎn)主義社會(huì )的理想相契合,為人類(lèi)社會(huì )的未來(lái)提出了光明的建設方案。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結合,使中國式現代化沒(méi)有受到西方個(gè)人主義文化基因的沾染。馬克思主義倡導的集體主義觀(guān)念和國際主義精神,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家族本位、家國觀(guān)念、天人合一等整體主義觀(guān)念,使中國在現代化過(guò)程中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把整個(gè)人類(lèi)的前途命運放在重要地位。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從人類(lèi)的前途命運出發(fā),在國際上提出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提出了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原則的“一帶一路”倡議,提出構建以合作共贏(yíng)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guān)系。這些主張展示了與西方資本主義現代化過(guò)程中血腥征服、殖民擴張、大國戰爭、霸權爭奪完全不同的處理國際關(guān)系的路徑。

  “第二個(gè)結合”實(shí)現了馬克思主義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揚棄,傳統文化中一些優(yōu)秀的成分成為中國在現代化進(jìn)程中處理國際關(guān)系、參與全球治理的理念和原則,為世界現代化貢獻了中國智慧。中國傳統文化中“尚中樂(lè )和”的價(jià)值追求,影響著(zhù)中國堅定不移地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成為世界和平維護者;“講信修睦、親仁善鄰”成為中國處理與周邊國家關(guān)系的重要理念,是“親誠惠容”周邊外交政策的重要支撐;“義利相兼,以義為先”等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理念被概括為正確的義利觀(guān),成為指導中國與廣大發(fā)展中國家關(guān)系的重要指導原則;傳統文化中對“和”的追求和對“有容乃大”的強調,形成了中國處理不同社會(huì )制度國家關(guān)系的“求同存異”理念,有助于構建新型國際關(guān)系;中國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的理念追求人與自然關(guān)系的和諧,使中國把全人類(lèi)的永續發(fā)展放到重要位置考量。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許多理念,與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的價(jià)值主張在許多方面高度契合,在新的時(shí)代條件下為世界現代化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完成了對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文化的揚棄,使中國在社會(huì )形態(tài)上實(shí)現躍升,確立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成果在中國現代化建設過(guò)程中的指導地位。中國的現代化道路不能拋棄中國的民族特性,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因此也成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發(fā)展的沃土?!暗诙€(gè)結合”使中國現代化進(jìn)程找到了現代化的中國特性,同時(shí)避免了西方資本主義現代化的種種弊端,創(chuàng )造了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為世界現代化作出了貢獻。

  【作者系北京外國語(yǔ)大學(xué)國際關(guān)系學(xué)院教授】


  • 中共安徽省委黨校微信公眾號

  • 省委黨校智慧校園APP

Copyright ? 2011 中共安徽省委黨校.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Minggao

                         皖I(lǐng)CP備06012118號         皖公網(wǎng)安備 34011102001196號

通訊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301號 郵編:230022